您當前所在的位:報社互動->互動交流->編讀往來

5000米高原的難忘采訪

訪問量:[]
發布時間:2019-06-27 09:29 來源:
分享:
0

6月6日記者在雙湖縣市場監管局采訪。

  這是我第一次到西藏采訪,采什麼?去哪兒采?這兩個問題一直困擾着我,直到陪同我采訪的市場監管人員告訴我雙湖這個地方,我才知道要去采訪的目的地。
  雙湖在哪兒?藏北往北,“無人區”腹地。雙湖縣隸屬西藏自治區那曲市,與珠穆朗瑪峰、埃及金字塔基本處于同一緯度。位于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内的雙湖縣,面積近12萬平方公裡,比江蘇省或浙江省還要大。
  雙湖有多苦?從資料中了解到,這裡平均海拔超過5000米,幹旱少雨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,是野生動物的天堂,也是人類生理極限試驗場。
  記者要走基層,基層是什麼?基層就是有人的地方,就是發生故事的地方。作為一名市場監管領域的記者,我的基層在市場監管一線,在老百姓日常柴米油鹽的生活中。所以,走到基層所,傾聽市場監管人的叙說,是我深入基層采訪最盼望的事,因為隻有深入基層,才能采寫到有溫度、鮮活的新聞。
  從那曲到雙湖,将近600公裡的路程。一路上,牦牛、藏野驢、藏羚羊以及藏式民房不時出現在我的視野裡,人和野生動物,就這樣和諧地共同生活在廣袤的藏北草原深處。
  6月6日零時,車子駛進雙湖縣市場監管局院子,從這一刻起,我的采訪就正式進入“雙湖時間”。
  從海拔4500米的那曲市區來到海拔5000米的雙湖縣城,同行的市場監管幹部說要“慢下來”。走路要慢些,上樓要慢些。嚴重的幹燥上火,導緻我牙龈腫痛、口腔潰瘍以及流鼻血。我的這點高原反應和雙湖縣市場監管局的幹部比算不了什麼。為了有一個好的狀态,我一邊吸氧,一邊在路上開始了對他們的采訪。
  局長邊巴紮西連續9年沒有回家過春節,2010年雙湖縣剛成立工商局時,他是這裡唯一的工作人員。
  28歲的格桑仁增是局裡最年輕的幹部,常年生活在高原讓他看着比實際年齡大出許多。
  格桑旺姆曾在内地藏族班就讀,又考上了内地的大學,畢業後她毅然選擇回到家鄉工作。
  青紫的嘴唇,黝黑的面龐。和三位藏族幹部一樣,來自四川的80後胡建忠在這裡工作7年後也染上了“高原色”,長期無法深度睡眠讓他的記憶力衰退。
  水、空氣、電,這些生活必需品,在這裡都無法正常滿足。聽完他們的故事,我把這次采訪主題定為堅守。
  有商業的地方,就有市場監管人,他們是60萬市場監管人中普普通通的一員,為了心中的那份責任,堅守在這藏北高原。
  如何通過圖片、視頻、文字表現市場監管人的堅守?
  雙湖縣沒有一棵樹,因為這裡種不活樹。綠植對當地人尤為珍貴,但雙湖縣市場監管局生态園内的綠植未能熬過一個冬季。
  這裡沒有自來水,自打的井水雜質、微生物較多,不能飲用;這裡的空氣是内地的40%;這裡還在依靠太陽能光伏發電。沒到過這裡的人,不會感受到水、空氣、電對他們有多重要。
  這些感人的細節就是很好表現“堅守”的素材,于是我拍下了格桑旺姆為枯死的綠植澆水的瞬間,拍下了幹部胡建忠感到身體不适在宿舍吸氧的瞬間,拍下了幾位監管幹部工作中的點點滴滴……
  “走進雙湖,走進‘無人區’,切身感受堅守在這裡的市場監管人所付出的艱辛與努力。”這是我在那曲出發前的一段出鏡報道。到了雙湖縣市場監管局,我又讓該局工作人員出鏡介紹自己的工作,使讀者從感官上對雙湖縣市場監管局有了一個初步印象,視頻畫面簡單直觀,第一人稱的講解又有很強的帶入感和現場感。
  “能在這工作就是一種奉獻!”同行的市場監管幹部感慨道。采訪完後,《緻敬!海拔5000米的堅守》這個新聞标題也第一時間浮現在我的腦海裡。因為他們是市場監管系統的驕傲。□本報記者 栗世民

(責任編輯:系統管理員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